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色之间

感谢阳光,感谢大地,感谢雨露。。。

 
 
 

日志

 
 

百年王肇民学术研讨会发言纪要(21)   

2009-02-26 20:5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08月13日 11时27分 TOM美术同盟

关键字:

李永林(解放军艺术学院副教授):

谢谢水先生。我说一些比较直接的感受。

1992年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看了王肇民先生的个展,对他的水彩画印象特别深刻,他的作品非常干练、沉着、自信。十几年以后在北京,这次来参加王肇民先生的研讨会,看到了他一些精品,无疑是加深了认识的程度。我有一个直接的看法,王先生是一个大器晚成的艺术家,这个从时间上讲是非常明确的。我们看他所有发表的作品,基本上是七十年代以后的,如果要再仔细分辨一下的话,七十年代的作品和八十年代作品,特别是八五年以后的作品有明显的差别,这个差别反映了王先生艺术道路在八十年代初,实际上也就是在改革开放前后的关键时期,做出的改变,这个改变所折射出的时代性我想应该是有代表性的。

另一点当然也是和前面很多学者谈到的塞尚的问题有关。

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塞尚的几个题材和王肇民作品题材之间的关系。比如说他的静物画和塞尚关系最直接。前面我没有听到风景方面的比较,但是我看了一下画册,我觉得风景中有很多作品和塞尚风景也有很直接的关系,起码我觉得我看到了。相对来讲,人物包括人体、人像方面和塞尚的关系显得稍微的远一点。这里面实际上说得比较具体了,但是我想引出的一个问题是:王肇民作为一个大器晚成的艺术家,他的抱负在他去世之前可能还有没有实现的东西。刚才冯原说到“假想敌”的问题,我不敢肯定是塞尚,但是塞尚显然是王肇民很重要的一个参照点。塞尚的价值不在于他本身在结构和形上面的努力,而是在于,塞尚在感觉背后找逻辑,那个永恒的结实的东西。他所带来的是现代主义,特别是立体派,包括像毕加索、马提斯等现代主义画家的视觉进步。所以他才被称为“现代绘画之父”,这是塞尚的历史地位。

那么王肇民先生在视觉方面做了参照,做了实验性的工作,在八十年代很短的一段时间,大概在十年左右的时间,集中画了一大批这种方面的探索性的、学术性很强的东西。我想他后面还有一个目标,这个目标是不是就是邹跃进刚才讲的现代性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很难下结论,我们只能提出来,把这些问题梳理出来。这是前面我要讲的主要部分。

和这个部分相关的,我想引出这么一个论题:王肇民先生和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关系。这里面涉及两个方面。第一方面,和他本人的关系。王肇民先生和很多老先生比起来,一方面他没有留洋的背景,另一方面也没有延安的政治背景。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说,王肇民也许是更有代表性的。他是一个二十世纪中国土生土长,在中国现代美术教育这块土壤上生长起来的艺术家。他完全是这块土地培养的,北平艺专、杭州艺专、武汉、中南艺专,然后到广州美院。这个过程当然一方面是学习,一方面是教书,但是一学一教,作为人生总体历程来讲应该是一体的。他是有代表性的,一个在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土壤上生长起来的艺术家,然后在八十年代以后发生一个学术上的突进,这是一个个案。

这里面插入一个小问题。关于他的政治背景。王肇民三十年代参加过新四军,在里面干过几年。这个历史要是由另外一些政治敏感性比较强的人来处理的话,这个效果可能是不一样的。因为我现在在军艺做一个解放军美术史的课题,我参与其中主要的编纂,因此会涉及到解放军艺术家、画家他们的一些活动。这个在王肇民身上的表现是非常单薄的。他自己不是太强调这一点,在他传记中也是一笔带过。他在新四军的那几年生活,在他诗草的序言当中提到了几句,能感觉到当时很仓促,期间可能也没怎么画画。情况究竟怎么样,这方面资料非常少。我也希望能通过这次活动,通过他的家属、生前好友和学生,了解更多的情况。

最后我要讲的一点就是关于美术教育的第二个方面,王肇民先生的艺术实践和他的艺术探讨,他和中国现代艺术教育之间的关系,主要是他开的两门课。他在广州美术学院开的课一个是素描、一个是水彩。这两门基础课是中国美术教育体制中非常重要的两门课,所有考美院的学生都要考这两门课,然后他们必须要按照一定的规则。我们在一些别的门类和标准上面可能有很多宽泛的东西,但是素描、水彩这两个东西大家是有目共睹,谁都玩不了花样。按杨小彦的说法,王先生很多作品是课堂上和学生一起完成的。这是和中国现代美术教育体制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不管他个人抱负怎么样,至少这个实施的过程是在美术教育的实践中完成的,他一定在体制中间有他的必然性和内在逻辑。那么他的题材,他的画面图式,他的造型语言,他的绘画理论,我觉得很多相关的研究课题应该从这个里面可以引发。作为广州美术学院,有非常强的美术史的研究实力,和非常深入和广泛的美术教育的实践,如果在这方面能够做一个总结的话,在学术上可以做一个总结的话,我想对于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总结和推动,包括未来的发展,包括我们体制的问题,制度的问题,我想都是应该有很重要的启迪作用的。

跟前面很多接受过王肇民先生言传身教的先生相比,我的了解和研究是非常肤浅的。我就简单谈这些。谢谢。

(责编:李道柳)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