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色之间

感谢阳光,感谢大地,感谢雨露。。。

 
 
 

日志

 
 

百年王肇民学术研讨会发言纪要(1)   

2009-02-16 20:45: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08月13日 11时27分 TOM美术同盟

关键字:

关键字:王肇民学术研讨会百年王肇民学术研讨会发言纪要(1)  - tangchangan - 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北京华侨大厦二楼宴会厅 2007年7月11日)

研讨会主持:

水天中(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梁 江(中国艺术研究院美研所所长、博士生导师)

刘曦林(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我来之前翻看了一些我过去积累的一点关于王肇民先生的资料,有几点感受。今天又看了画、看了诗,看了他的论述,感到非常地激动。

第一点,他是北平新兴木刻的播火者。我前不久刚刚做完了《北京美术志》,另外又参加了《二十世纪北京绘画史》的写作。王肇民先生和北京是有关系的,他曾是北京现代木刻界的热血青年。肇民先生和可染先生当年同在杭州艺专,他们都因为参加“一八艺社”被视为“左倾分子”,王肇民被开除,李可染被迫退学会徐州。林风眠先生也保不住他们,因此“文革”期间给林风眠先生加上了迫害进步青年的罪状。实际上林风眠先生通过各种方法如写手札把他们转到了其它学校,王肇民先生就这样到了北平大学艺术学院(即原国立北京美术学校)西画系,当时得到了北京木刻家王青芳的支持。

刚到北平不久,1932年春天,王肇民就发起成立了“北平木刻研究会”,这个北平木刻研究会是王肇民先生负责的,还有杨澹生、沈福文、汪占非等人。这四个人都是杭州“一八艺社”的成员。1932年4月,他又与胡蛮、李苦禅等人,成立了“北平左翼美术家联盟”。1933年4月,他在西长安街艺文中学,就是王青芳先生执教的那个中学,办了“北平、上海木刻作品联展”。1933年7月又办了第二次会员作品展,这个展览后又移去天津。1933年8月他们遭到搜捕,详细情况还有待于深入的了解。通过这些史实来看他是北平新木刻运动的播火者。王肇民先生1933年被搜捕之后北平木刻并没有就此熄火,1934年后又成立了平津木刻研究会,1935年他们在太庙举办了全国木刻联合展览会。这些事情已经载入了《北京美术志》和《二十世纪北京绘画史》。王肇民应该是北京美术界不应该忘怀的前辈,一个新兴木刻的播火者,他是北京最早的木刻社团的发起者。从此之后北京的新兴木刻开始兴旺起来,直到解放战争时期,一直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王青芳先生本身是画中国画的,在他们的鼓动下拿起木刻刀,号称“万版楼主”,独创了一路有中国传统审美意识的,以线为主的木刻新风。我想在北京开“百年王肇民学术研讨会”不应该忘记这一点。而且希望在座的青年史论家能再查一下史料,把这段历史进一步丰富、充实起来。也希望邹师母能够再补充一下。

第二点感受就是:我认为他是20世纪中国水彩画坛艺术品格最高或者是最高的作者之一。他有这么几个特点,给我印象特别深。一是他的水彩画最有力度、最具体量感、浑厚感。这个类如叶浅予先生对速写的要求,稳、准、恨,不犹豫、胸有成竹。他曾经说过我的水彩靠的就是素描,他说过“形是一切”。也就是说他在杭州艺专从克罗多教授学习素描的时候是画得很坚实的一路。我们现在没有看到他早期的素描作品,不知道有没有留下的。如果从他的水彩画风和个性显现来推测,他画的素描应该是坚实的,粗犷的,或是像可染先生画的那样黑乎乎的。关于可染先生画素描有一个故事:克罗多老师看到他画的素描很黑,就摸摸他的额头说,这个青年人是不是发烧了,感冒了?后来一了解中国人喜欢黑,喜欢墨,就不再讨论这个问题了。王先生和可染先生师从同一个教授,从素描的基础和形的基础来讲,当然不一定是我们现在先把铅笔削尖了画的这种画法。那时候的素描可能是非常浑厚有力的,那种稳、准、狠,毫不犹豫的表现和胸有成竹的造型意识甚至和他个人的体质、体貌是同构的。所以他主张“人当物画,物当人画”,这也是中国的美学传统。

二是,我感到王肇民的画非常的纯美,他并不过多地追求色阶的细微变化,色彩有变化但整体色调特别的纯。我们中国美术馆藏了一部分王肇民先生的作品,经常拿出来的有两张画,一张是《杜鹃花》,花是粉色的,后面衬了一个棕红色的背景,是红调子。还有一张就是《珠江小艇》,水边上一组小船,码头画得很简练,就是用枯笔扫了一些淡黄色,运用了大量的空白。因为他说过色阶越少越有力度,纯度和力度是相通的。

另外一点,他的水彩也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我刚才讲到中国美术馆藏的《珠江小艇》就运用了大量的空白,大量的线,非常的有力。同时还能感到他的画包含了现代构成意识。我记得1985年在武汉看他个展的时候,他画了很多的苹果,其中有一张是《六个绿苹果》,当时我还勾勒了一个草图,把他的结构方式、六个苹果的摆布和桌案的角度之间的关系记下来,我认为处理得非常好。他曾经非常明确地说过:“我是油画的色彩,国画的笔法”来画。今天我看了他的书法,感到吃惊,如此苍老、厚朴、温敦,非常整肃,这种力度、厚度、量感,我想和他的水彩画是有同构关系的。

第四点,通过这些最终看出的是他的人格,他非常具有一种人格的自我的表现力度。就像他自己说的,他既尊重造型、色彩,也讲究中国画的味道,但是最后要由他作主,他就是上帝,他就是独裁。他说:“三军之灾,犹豫最大。作画也和作战一样,既要善谋,也要善断,面对现实,不能犹豫,犹豫是非画坏不可的。在观察对象时,要客观,要冷静,要尽可能给对象做一个恰当的总结。在处理画面时,要灵活,要激动,要独裁,要我就是上帝!”这非常强烈地体现了他的主观能动意识和人格魅力。

我在路上想,如果有人要问我他的格调用中国的术语来概述,属于“神、妙、逸、能”哪一格?我想最早当然是能品,他有那样坚实的造型基础,后来应该是“神妙逸”皆有,就像我今天看到他画的人物就是神品,西湖岸边的柳树就带有逸品的味道,既是神品又是逸品。这当然很难说,他的画就是他的画,很难用评价古人的、别人的术语来评价他。

下面我想讲的是他的艺术精神。他的艺术精神已经贯穿到他的艺术当中了。我和王先生虽然接触不多,但印象很深。1985年10月他在武汉办展的时候我去看王老。当时有一句我印象特别深的话,他自己感觉到自己不是当地人,不是广州人,他说:“我单干,就是要干到底!”“人不能消极下去!”这个是他的原话,我记在了当时的笔记本上。他的意思就是说,人可能有各种逆境,可能不被重视、不被重用,但是不能消极下去。我看过梁江的一篇文章叫《孤独的王肇民》,看了以后感觉到,老人是很孤独的。这种孤独影响了他,同时又造就了他。另外,我看他的电视片的时候,也做了点记录,他对学生讲了两句话给我的印象特别深,他说:“偶然画得好靠灵感,一生画得好靠学问。”老人是有灵感的,也是非常有学问的。特别是今天收到了《王肇民诗草》这本书,看到了他自己书写的诗。我想这么深厚的学养和他的艺术格调是有关系的。他应该是值得我们进一步深入研究的课题。他是在2008年纪念百年的几个大师里面非常重要的大师。

(责编:李道柳)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